专家前瞻

主持人

魏鹏举 中央财经大学文化经济研究院院长、国家文化创新研究中心主任

   

吴福庆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博物馆战略合作联盟副主席、至正文博集团董事长、我会名誉会长

   真人游戏官网铁汉生态环境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我会常务副会长 

   盈峰资本管理有限公司合伙人、首席运营官     ——中翔资本投资总监

 


魏鹏举:文化金融本身就是创新,这是毋庸置疑的。文化和钱原本是水火不相容的。按照现代社会整个伦理体系最重要奠基人——康德的描述,美学应该是非功利的,如果美学功利化了,美就不美了。但是现在社会的发展,对美的认识不说背道而驰,也似乎越走越远。从中国来看美学成为一个大经济,文化产业的发展也越来越重要。中央领导对文化产业的期待是很高的,不光是金融化,最重要还在于是新常态下经济本身的转型升级。

 文化金融本身就是创新。在互联网时代,文化金融的创新进入更新的领域,今天我们在座的几位专家,在文化金融方面都有一些实践和思考,希望就各自所擅长的领域谈谈感受。

 博物馆本身的发展和金融关系真的很密切,我下面想请您说一下,博物馆的维护和发展需要更多社会资本介入和参与,当然也有国家层面如何给予更合理的激励,此外中国博物馆有大量文化资源,有很大的金融化空间,所以请您谈一下对这两个问题的看法和感受。

   吴福庆:谢谢2016年是国家实施“十三五”规划的第一年,我想如果说改革开放是决定了中国当代命运的关键,那么创新就是中华民族走向复兴的必由之路。

   最近安徽省政府特别是省委宣传部,将安徽的艺术品交易市场与我合作,为什么挑选我?我最大的优势是我们家从清朝开始就是开典当行的,在民国时期,外祖父给我留下最大的财富是这么厚一本,从宋、元、明、清时期以来的样本,这个样本也就奠定了中国古代的数据库。这也就是我们的LOGO,我们的专利,我们的专业。艺术品金融化,说起来很简单,可是怎么样让文化流通,一个艺术品能够随时随刻得到银行的抵押,随时可以流通,这是非常深的需要专业知识的学问。

   魏鹏举:因为艺术品抵押这一块好多银行在探讨,原来银行也给我们做过小课题,其实整个文博系统,文博数字化这一块未来也有很大可以金融化的空间。今天吴福庆先生开了一个头,因为大家都是同行,以后再多和您交流。

   接着我们文化金融的创新问题继续座谈,今天请了刘水会长。我看世界上有很多文化领域大咖,原来都是做环境的,我不知道刘总是怎么想的,想听听您个人的思考、看法。

   刘水:我们公司实际上是在做我们中国资本市场的模式。2010年3月份上市,铁汉做的是生态技术与人文艺术结合,有四大板块:生态修复、生态农业、生态景观、生态旅游,景观、旅游和文化是密不可分的。以前我们做整个产业链的策划设计、施工到运营,叫EPC和DOT模式,现在统称为ppp,也就是政府主导的,把有限的财政投资通过PPP模式放大,把国家资本一起整合起来的模式。现在做的几个包括项目,如长沙、江苏盐城、广东梅州、珠海类似的农业观光旅游项目回报期比较长。

  融资我们一直在推进,上市公司在融资这一块比较有优势。PPP项目最重要的就是我们前端的策划、设计能不能把政府包括银行,尤其是进出口银行的资金用好。商业银行的资金不好用,一是时间太短,另外成本高。一个企业的体量要做到足够大,一定要做运营。从企业来说,前端的策划对项目起到治本的作用,但是对企业产生贡献、产生效益的应该是运营,当然还有建设,这对资金的苛求是非常重要的。所以如果没有金融支持,我们很可能只把项目做成中产量,企业做不大。

  魏鹏举国务院[2014]10号文,叫文化创意相关产业,你是反过来做传统行业,然后反向融合,在文艺创意这个过程中,有没有经典的一些融资案例?

   刘水:我们刚做了一个比较漂亮的案例。深圳和汕头成立了一个生态合作区,我们做了一个汕头文化旅游观光项目,这个项目在去年12月拿到了国家发改委的一笔专项典范,这是什么概念?10年的使用期,利息打两折,国家这一块非常重视,所以未来我们会继续做下去。我们现在做了很多类似项目,商业模式也类似,从前端客户到策划、到设计、到施工、到运营,20年运营、30年运营,做得很累,但在做的过程中,也非常有价值和意义,毕竟我们每一个项目的特点不一样。我们还有一个比较重要的方式,叫财务并购,并购一些基金,做一些比较好的项目。另外,我们联合了22家上市公司,做了一个B2B的综合交易平台。我们还投了一个茶巴克,做中国的星巴克,这个也是和金融有高度结合。此外,我自己也做了一个客家足球俱乐部,也想跟我们的旅游相关结合起来。

  魏鹏举:感谢刘总,我觉得文化产业有两种打法,一方面从传统产业开始像文化创意方向来拓展,这是最稳妥的方式。刘总做得非常实,也非常好。还有一个打法从文化微信端做起,这个行业就是IP经济,这个概念很火。接下来有一位嘉宾——石冰先生,就是做文化企业上市,也做PD,结合资本市场现在这种文化产业领域诡异的现象,你怎么看文化金融?

  石冰:从一开始就在做PD投资,我们着重于产业集中化,文化产业就是我们不知不觉中形成的投资产群。文化产业在过去的15年,国家解决了两个问题:一个是知识产权的问题。第二个问题是文化产业的融资问题,我觉得基本上解决了。目前绝大部分需要融资的文化企业都有轻、薄、短、小等特点,它在市场上是很难获得融资,经过近五年发展,行业内也形成了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就是投融相结合并以投为主。我们这种PE结构,就承担起投的大部分责任,至于政府每年大概是5千多亿,大部分都投到了政府的指定项目或是为了政治所延伸开来的文化平台上。

   政府的钱也可以拿而且必须拿,政府是扶持。政府的钱有一个特点,就是要看到你的方向和成长性,这个是由我们的VC和PE来完成的。接下来可能在创新阶段,我们想做的就是现在的IP,我们公司在前期投了很多电影和电视,既投影视公司,也投全国最大网上粉丝平台。经过长时间总结,投的亏的归根到底就是IP不行。那我们到哪找IP?星际传媒就做得很好,星际传媒的CEO王总说他们的编剧和编辑,看了十几年剧本,眼睛从200度看到1400度。这个能力是一把血、一把泪看出来的。好IP就会有人去找他,他也有机会来挑选IP,但这不是机制的问题,机制就是要解决信息对称的问题和资源的对接问题。

   现在,我们试图把IP整合在一个产业园里,这个产业园不仅是一个平台的概念。先以动漫或者小说方式,或者仅仅以故事网络上UCC、TCC、OGC的方式来把它检验孵化,然后根据我们的专业需求,再把它放到合适的范围。

   魏鹏举:很多人以为IP是互联网地址,无论知识产权还是互联网地址都和我们今天这个主题相关。刚石冰总的提议非常好,做IP就是做一个资源整合,IP本身没有价值,只有把IP的资源整合以后且形成产业链,这个价值才体现出来。我想这个也是资本最看好。接下来还有陈新总,他是做上市这一块,您怎么看目前文化传媒板块在资本市场的表现?

   陈新:文化传媒这两三年来在资本市场一直很活跃,它的估值可以放得高一些。文化板块市值很小,大概100来家左右的新三板企业,而且大部分都在中小创部分。我们一路关注文化传媒产业,我们也有像石冰总这种产业的基金,也会投一部分文化企业的中小企业,在这里我具体讲三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就是,对于中小微文化企业建议尽快上市。不是因为我做上市并购,才让你们上市,上市的作用大得不得了:一,股票可以定价;二,可以融资;三,可以并购别人,并购别人的前提是你要做大;还有你可以发行债,你的征信提高了,品牌宣传上去了,上市所有的东西对你都是利好。

对于上市,介绍几点个人意见:

第一个是财务。如果财务不规范,比如企业营业额8000万,利润在500万,对公为零,你的企业没有价值,一个正确的认识是要明确你的企业想干什么;再一个就是在财务基础上,要规范的东西还有很多,比如法律方面,所有企业员工的五险交了没有?这个也是上市的障碍。如果你的厂房和设施是租赁,租赁合同没有?环保过了没有等等,这些都是障碍。还有一个就是假如说你走演艺方面的路,目前最重要的就是资本债券化。另外是征信,企业家的征信很重要。比如一个企业经营了10年,你从来没有向银行贷款,这应该是好事,但对于征信来讲是坏事。

  最后说一下我们企业对文化企业的投资标准。第一个企业的存续期一定要两年以上,一定要有稳定的、持续经营;第二就是要有营业额,哪怕亏损的企业也可以;第三个就是你的创意思路,我们看的懂。

   魏鹏举:我们暂时告一段落,总体来看,互联网为文化产业敞开了伟大机遇,无论是文化还是金融都有融合需要。